当前位置:奥凯集团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 >
分享到:
电煤并轨方案进一步修改成焦点
发布时间:2012-11-14 浏览次数:次 评论数(0
一年一度的重点煤炭产运需衔接会召开前夕,终结电煤双轨制的争论再次成为焦点。 从多个渠道获悉,此前拟定的电煤价格并轨方案,并没有顺利过关,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修改方案。

一年一度的重点煤炭产运需衔接会召开前夕,终结电煤“双轨制”的争论再次成为焦点。

  从多个渠道获悉,此前拟定的电煤价格并轨方案,并没有顺利“过关”,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修改方案。算起来,这已经是此方案的第三稿了。

  电煤价格并轨方案最初于8月问世,9月中旬经过一轮修改,去掉了第一稿中基础价和变动价的区别。不过其他方面并没有大的变化。

  中电联10月30日发布《2012年前三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及全年分析预测报告》(下称《报告》),提出电煤价格并轨是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内容,再次将电煤价格并轨推上舆论焦点,争论也热烈起来。

 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,当前市场煤和重点合同煤差价接近,在电价市场化短期无法实现的情况下,确是终结电煤“双轨制”的绝佳时机。同时,电价没有市场化之前,可控的煤电联动也是非常必要的措施。

  一波三折

  8月份的电煤价格并轨方案一面世即惹来争议。其主要内容是,煤炭实行长协价。将目前一年一签的电煤合同延长至2年以上,时限在2年~5年,成为长合同。同时,长协合同将规定电煤基础价和变动价。

  变动价设置一系列条件,符合条件的报相关部门审批后实行,中长期电煤合同由供需双方按基准价加变动价形成。其中,基准价由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确定,变动价则以季度差价或价格变化指数为准。

  另外,该方案提出铁路运力将优先保障长协合同煤。方案对煤电联动实行控制,即煤电联动控制在10%区间内,即若周期内平均煤价较前一个周期变化幅度在10%以内,电价实行联动,超过10%,不再实行煤电联动,由发改委干预煤、电价格。

  9月中旬的第二稿方案对此进行了修改,主要是:长协合同不再有基础价和变动价的区分,完全按市场价格确定;同时发改委着手制定《煤炭中长期合同管理办法》,加强对煤炭合同的管理。

  不过从目前情况看,第二稿也不是定稿,相关部门正在修改以形成第三稿方案。到底怎么改,是否前期方案没有符合市场化的方向面临“大修”,也无法确认。

  林伯强分析说,从市场看,当下是取消电煤价格“双轨制”的好时机,往常重点合同煤和市场煤价的差距在200元以上,现在几乎无差距,都是一个价格了,此时不改更待何时。

  不过从这个方案一提出来,煤电双方就有不同意见。电力企业认为煤炭价格还在下行,待企稳后再改革,侧重于电价市场化。煤炭企业倾向于支持并轨,认为煤炭价格早就市场化了。

  迫在眉睫

  中电联的《报告》中称,电煤价格并轨是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内容,要以深化电价改革和保障铁路运力为先导,首先建立完善市场化机制,包括把所有电煤重点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, 大部分市场煤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,电煤运输全部列入国家重点运输计划且将运力主要配置给发电集团,铁路部门优先调度安排电煤运输。

  与此同时,年度的重点煤炭产运需衔接会即将召开。承办此会议的煤炭运销协会网站10月中旬即挂出通知,要求各地和重点煤炭企业上报2013年煤炭需求表。如果产运需衔接会先于改革方案出台,到时适用什么办法?

  煤炭运销协会一位人士说,电煤价格改革同产运需衔接会并不冲突。据其称,煤炭市场早已市场化,就算有重点合同,煤价变动时,煤电双方还是会在合同执行上做手脚,维护自身利益。他进一步说,市场煤价高于重点合同价时,煤企的履约率就成问题,还会出现掺着煤矸石的电煤运往电厂。市场煤价低于重点合同煤价时,电力企业也会想办法不履约。

  这客观上成为推动电煤并轨改革的动力,既然已经“有名无实”,何不趁早彻底改革?

  在《能源》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,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副司长范必也称,在实际运行中,每次产运需衔接会都是煤电两大阵营的集中博弈会,双方很少能顺利达成共识。当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后,由发展改革部门出面协调确定交易价格。由于非重点订货合同电煤价格完全由市场调节,计划内与计划外存在价差,为倒卖寻租提供了机会。很多重点合同煤到用户手中时,与市场煤价相差无几。

  范必还认为,2012年重点合同煤名义数量为7.5亿吨,占全年电煤消费量的37%左右。实际上大部分合同是有量无价,甚至无价无量。目前,煤炭衔接会的作用已十分有限,重点合同履约率也逐年降低,取消重点合同煤对市场价格、供求关系基本不会产生影响。

  可控联动

  电煤双轨制还与运力分配和电价密切相关,目前运力是由铁道部分配的,电价则控制在价格管理部门手中,不能随意调整。

  针对电煤并轨改革,范必认为,要深化“煤—运—电”全产业链市场化改革。煤炭、运力、电力三个领域均存在计划与市场并存的双轨体制,相对来说电煤并轨的难度最小。取消计划煤后,电力和铁路体制将成为造成煤电矛盾的主要原因,国家应当再依次推出这两项改革,最终从根本上化解困扰国民经济的煤电矛盾。

  范必认为电煤市场化改革的同时,要建立完全竞争的电煤市场;取消政府对煤炭市场的直接干预;将铁路运力纳入市场交易;取消发电量计划;推广节能发电调度办法。

  不过林伯强认为,整体改革不能推动,尤其是电价无法市场化的情况下,“可控的煤电联动”是个可选项,通过长期合同管理煤电联动。他还说,长期合同不应确定价格,而是在合同规范下由煤电双方适时按市场情况商议价格。

  林伯强分析说,在后端电价完全市场化之前,要以运力保障煤炭长期合同,执行好的给予优先安排。不过他强调说,煤电联动是短期政策,长期来说解决不了煤电根本矛盾,需要国家陆续推出配套改革措施,完全市场化或者以税收弥补固定电价给电企造成的损失。

  华能集团政策研究室陈和平说,煤炭市场化是大趋势,而且煤炭价格也主要由市场形成,所以煤炭价格并轨也是水到渠成。

评论数(0
分享到:

COPYRIGHT © 2015 AOKAI COAL GROUP.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 中国 · 四川 · 成都 · 奥凯煤业集团  版权所有      蜀ICP备09009434号